•  
    English 安鋼股份 聯系我們 
        企業文化
     



    人民不會忘記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名年輕的共產黨員,為了勞苦大眾的翻身解放,在新中國即將誕生的黎明前的黑暗中,與敵人展開殊死搏斗,悄無聲息倒在了安陽這塊土地上。而他的親人,為探究烈士犧牲原委,竟然四處尋覓,孜孜不倦地邁過一個甲子的輪回…… 

    追根溯源 

    20094月初,一個電話號碼悄然映入眼簾。通過交談了解到:這是位名叫劉桂平的八旬老人,離休前為邢臺市干休所黨支部書記。她有個幸福大家庭,再婚丈夫為原邢臺地委副書記,雖然其去世不久,然而,9名子女均學有所成,奮戰在祖國的各條戰線。逢年過節,四世同堂,兒孫幾十口人匯聚老人身邊,呈現一派其樂融融的家庭氛圍。不過,這位年事已高的老人,幾十年始終懷揣一個缺憾:原配丈夫解放戰爭期間,犧牲于安陽一帶,然而,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丈夫溘逝,則始終是個無解的謎團。

    據劉老介紹,其原配丈夫名叫趙文毅,為河北涉縣偏店村人,早年加入共產黨,隨皮定均將軍南征北戰,相繼參加過林南、上黨、平漢、豫北、水冶、觀臺、太原等著名戰役,被晉冀魯豫邊區黨委授予“殺敵英雄”稱號。后來,受上級秘密派遣,來到原來的鄴縣,任五區委書記,大約19475月間,始獲其原因不詳的犧牲消息。

    六十多年過去了,歲月的風塵染白劉老的青絲,卻沒有沖淡她對前夫犧牲真相的探尋之心。老人希望有生之年了解歷史真相,起碼對烈士遺孤、自己的女兒有所交代,以使其知曉生身父親的死亡原因,激勵孩子繼承烈士遺志,為黨的事業更好地工作。

    面對一個老者的囑托,作為晚輩,我沒任何理由拒絕,于是,欣然作答:“幫助烈士家屬做點事情責無旁貸,我一定全力以赴,力爭讓您老的夙愿盡可能早日變為現實。”

    尋訪計劃還在醞釀中,劉老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:“調查結果怎樣?如需領導幫忙,不妨和河南的郭庚茂省長聯系一下,以求得官方的支持,我與他認識多年,兩家關系始終挺好的。”

    可以看出,老人心情急迫,希望調查能夠迅速展開且取得馬到成功的效果。我會心一笑:無須舍近求遠,麻煩省長大人,我找當地有關部門、人員聯系或許更便當、快捷。 

    大海撈針 

     

    “只要功夫深,大海可撈針。”自我調侃中,我邁出查詢烈士蹤跡的第一步。

    迅猛發展的互聯網,猶如一個大百科,各類資料五花八門,應有盡有,說不定能夠有所斬獲。于是,我立即啟動電腦,輸入“趙文毅”三個字,開始搜索有關信息。然而,呈現在眼前洋洋灑灑十六頁、數百個詞條,唯獨沒有一個是我希望看到的。

    很快,我瀏覽安陽大黃頁,依次將市委、市政府相關部門甚至烈士陵園等有關電話號碼一一記錄在案,以備適當時候使用。

    這天,我自西而東,往返奔波數十里,來到了安陽市烈士陵園。然而,找尋了幾個鐘頭,終究沒有奇跡發生。日過中天,我掉轉車頭,緩緩走進安陽縣烈士陵園。直到太陽落山,依然沒有任何線索進入視野,我無奈中空手而歸。

    一個周末,我掏出手機,撥通了安陽市民政局的電話。當向一名工作人員意欲說明情況時,答復并非意料之外:十分抱歉,這里恐怕沒您需要的任何資料。

    耗費了諸多精力,拋灑了不少汗水,最終依然毫無收獲。茫然無措中,一個朋友的名字頃刻間躍入腦海。于是,我馬上振作精神,坐車一路飛奔,叩響了安陽市志辦負責同志陳文道的家門。

    對于相識多年的朋友來訪,文道表現得滿腔熱情。他很快查閱相關資料,并積極提供線索:“當年鄴縣區委書記中,似乎有個叫趙文義的人,遺憾的是,人家名字第二個字是‘義’而并非‘毅’。不過,忙里偷閑,我可以向安陽縣有關部門了解,以確定兩個名字是否屬于同一個人,這樣,或許可以為你進一步查證、落實烈士的蹤跡打開方便之門。”

    朋友的熱心讓我感動,而獲得頗有價值的線索更使人興奮不已。回到家中,沒等文道回音我就相繼撥打了安陽縣黨史、縣志等有關部門的電話號碼。

    當耳聞要了解趙文毅烈士的情況后,安陽縣黨史辦調研科科長董文濤同志給予始料未及的回答:“您談到的趙文毅,好像和一個叫趙文義的情況有點相似。”

    我欣喜異常:文道談到的情況在這里找到了注腳。于是,具體介紹了趙文毅的情況之后,我急不可耐地催促對方:“詳細談一下您了解的資料,好嗎?”

    “幾年前,在黨史調研中,我曾經接觸到一位叫劉仁旭的前輩。采訪這位耄耋老人時,他曾談到趙文義這個名字,并為其犧牲淚流滿面、嚎啕大哭,說他死得異常壯烈、十分悲慘……這是十幾年前的事,當我查閱調研筆記后,可以進一步告您翔實、確切資料。”董文濤科長和風細雨。

     

    峰回路轉

     

    幾天之后,文濤打來電話:“趙文義,河北涉縣人,在鄴縣工作使用化名,真實姓名無從得知。據其職務繼任者劉仁旭介紹,解放戰爭期間,趙文義并非鄴縣五區委書記而是二區委主持工作副書記。其確切犧牲時間為1948614日,而不是19475月。那天深夜,駐守安陽的國民黨39117團的王自全率部200余人到鄴縣東曹馬村搶糧,趙文義和幾個戰友,為了保護群眾的切身利益,毅然舍棄轉移的有利時機,與國民黨反動派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。子彈打光后,他仍不屈不撓,與敵人進行殊死肉搏,最終因寡不敵眾,壯烈犧牲。敵人殘無人道、窮兇極惡,竟然將烈士遺體用燃燒彈噴掃一遍,之后,揚長而去。鑒于戰爭年代,二區委位置國共拉鋸地段,當時,沒有召開追悼會,僅是把趙犧牲消息轉告上級……我不敢保證,這位趙文義就一定是您要找的人,不過,這些情況對您而言頗具參考價值。”

    盡管不能最后確認,畢竟查詢獲得進展。我迅速把消息轉告劉老,以便甄別、核實。

    “趙文義……化名……1948614日……國民黨39117團……東曹馬村……寡不敵眾……燃燒彈噴掃。”電話中,依稀傳來了老人簡單短語的重復聲。

    片刻沉寂后,劉老做出了直覺判斷:“我覺得,這個人——就是趙文毅!”

    平復一下情緒,她陷入追憶:“那年,文毅25,我剛滿20歲,他在鄴縣為革命忙碌,我在淇縣致力于土改。接到丈夫犧牲通知,還沒來得及弄清楚原委我就昏了過去……后來,在地方各級組織的幫助下,將裝殮烈士遺骨棺材,從鄴縣運至偏店埋葬。當時,工作確實很忙,容不得有更多時間考慮個人問題,所以,掩埋丈夫之后,了解其死亡原因,顯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,暫時擱置下來。幾年后,在組織督促、介紹下,自己重組家庭。第二任丈夫姓師,對我很好,對烈士遺孤更是精心呵護、無微不至。同為夫妻,我不忍心為了前夫而傷害后夫的情感,所以,對文毅犧牲緣由的追尋,自此深深埋入心底,直到師病逝之后,打探文毅死因才得以舊事重提。”

    我安慰老人:“既然已經找到線索,那么,我們不妨順藤摸瓜,爭取真相大白。”

    在和劉老談話中,她還談及:二十世紀八十年代,涉縣曾召喚全國各地老同志返鄉敘舊。時任安陽地委負責人的郝銀鎖同志參與其間。當聽到趙文毅犧牲消息后,立即囑托涉縣民政部門,給趙文毅辦理烈士證,并且,為女兒出據了烈士遺孤證明。

    我把自己了解的情況,全盤向文濤做出反饋。不久,他經單位領導批準,出據《關于趙文義烈士犧牲經過》的文字材料。他還透露:手頭留存一張趙文義和戰友的合影照片,適當時候可以讓劉老辨認。

     

    水落石出

     

    “五一”前夕,我在參加一個會議,手機鈴聲驟然響起:“我是劉桂平的女兒,開車已到安陽,希望盡快見到您。”我起身離開會場,迎接師蘭珍一行的到來。

    車門開啟,一位中等身材、渾身上下洋溢著軍人氣息的女性出現在眼前。她面帶微笑,自我介紹:“師蘭珍,原在沈陽空軍司令部工作,后轉業到地方,現已退休。”

    說話間,劉老從車內探出了身。其衣著樸素,滿頭銀發,胸前佩戴一顆中共中央、國務院、中央軍委頒發的“抗戰勝利六十周年”紀念章。老人開門見山:“聽說打探到父親的消息,孩子馬不停蹄從沈陽趕來,并立即要來安陽看望給她提供幫助的人,我們也希望把安陽縣黨史部門提供的材料帶回去,閑暇看一下,也算留個念想。”

    時針指向十一點。我邀客人家中用餐。師蘭珍快言快語:“中午我請客。我要當面感謝給我提供父親犧牲信息的人,這是我多年尋覓而剛剛得到的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。”

    目睹對方一臉真誠,我相繼給文道、文濤電話聯系。半小時后,我們相繼走進一家飯店。

    落座后,文濤從公文包中拿出一張似乎依舊彌漫著戰爭硝煙的老照片,雙手遞給劉老:“這是從劉仁旭那里征集的史料,您看一下,上面是否有您所說的趙文毅烈士。”

    照片前后兩排有神態各異的10個人,穿戴打扮清一色標準的“八路”服。只見劉老花鏡沒顧上戴,迅速拿起照片,掃描一遍之后,很快指著后排左二的高個子:“就是他!身材比一般人高,體格健壯”。說話間,她拉過女兒,指著其下頜,“你們看,爺兒倆這里多么相似,圓中帶尖。”

    大家湊過去,視線集中在一起:師蘭珍和照片上的那個高個子的臉龐確有相似之處,似乎能夠展示兩代人一脈相承的蛛絲馬跡。

    “你們幫我了卻多年的心愿,謝謝大家!”劉老放下照片,拿起身邊的餐巾紙,擦一下濕潤的眼眶,然后,拱手向我們致謝。

    期間,文濤將《趙文義犧牲經過》文字材料遞給師蘭珍。她認真地瀏覽材料,須臾間,淚水蒙住了視線。

    此時此刻,她的腦海里閃現自己坎坷不平的人生之路。父親,作為一個長者的稱謂,曾經給她帶來無限溫暖和喜悅,同時,也送去諸多無奈與悲傷,令其慷慨萬端。

    據悉,師蘭珍自幼上學,后來,繼父為了給烈士遺孤造就一個光明前程,親手將她送到部隊。文革中,當繼父被打成“走資派”的同時,她自然難逃厄運。幾年間,其入黨問題被擱淺、提干時間遭推延,最終,還傷心地離開部隊……

    時間已是下午兩點,我們離開飯店,合影留念。臨行前,師蘭珍自言自語,仿佛又希望大家聽到:生父如今仍孑然一身于窮鄉僻壤,我一定將其移至到他應該去的地方安身。

     

    天遂人愿

     

    夏至剛過,劉老、師蘭珍邀我一起,奔赴革命老區——涉縣。此行目的以觀光為主,假若湊巧,也計劃到當地民政部門一趟,咨詢烈士易地安葬有關事宜。

    想不到,盡管是星期天,涉縣民政局的黨組書記石彥利恰在辦公室處理工作事宜。

    書記和門衛等人耳聞外地鄉親蒞臨故里探視,噓寒問暖、端茶倒水,展示出老區人民特有的憨厚、熱忱。當了解到我們意欲談論烈士易地安葬問題時,石彥利立即通知當年給趙文毅及家屬辦理烈士證明的工作人員到場。經過一番情況了解后,書記大膽拍板:可以馬上寫出申請,交上級領導特事特辦,盡快予以審批。

    于是,由師蘭珍執筆,當場寫出申請書一份。她表示:作為烈士的女兒,為了更好的緬懷長者,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,期盼將趙文毅遺骨移至涉縣烈士陵園重新安葬。

    不久,涉縣方面傳來佳音:縣委、政府同意烈士遺骨進入陵園。同時,上級領導指示有關部門,要給烈士豎立紀念碑,以弘揚其為國捐軀的大無畏英雄主義精神。

    幾個月時間里,師蘭珍多次往返于涉縣——沈陽之間,就烈士遺骨挖掘、新墓選址、碑文撰寫等一系列問題與有關人員進行磋商。涉縣烈士陵園所在地赤岸村黨支部書記張全有,不但及時抽調人手,為趙文毅烈士打造新墓穴,并在墳塋四周植樹、種花,精心為烈士營造優美的棲息環境,同時,他情真意切、語重心長地叮囑烈士遺孤:“今后,只要你來吊唁,我免費提供食宿,畢竟,你的父親是為咱們百姓獻出了生命,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大恩大德。”

    當我把趙文毅烈士遺骨移至涉縣烈士陵園消息轉告文濤時,他強調:“倘若舉行安葬儀式,務必通知安陽縣,烈士為這片土地捐軀,我們縣委、縣政府及烈士犧牲所在地鄉政府、村委會共同表示,要敬獻花圈、花籃,以表達對先烈的感恩。”

    劉老及女兒師蘭珍對于來自四面八方的支持、幫助一并表示由衷的感激。

    2010331日,趙文毅烈士在犧牲六十二年之后的遺體易地安葬儀式,在涉縣烈士陵園舉行。烈士墓前,師蘭珍和丈夫臂挽黑紗,在涉縣有關方面負責同志陪同下,靜靜地垂首佇立。隨著蕩氣回腸的哀樂響起,他們把失去親人的辛酸與痛楚盡情釋放。

    烈士的紀念碑四周,松柏青翠,鮮花盛開,并且,擺滿了有關單位、個人敬獻的花圈、花籃、祭奠用品。在一片莊嚴、肅穆的氣氛中,出席安葬儀式的人們靜默志哀,對烈士為黨、國家、人民作出的貢獻給予高度評價,對烈士親屬予以親切慰問。

    師蘭珍夫婦滿眼含著晶瑩的淚花,臉龐上卻寫滿了感激的神色。多年的懸念終于解開,烈士安置有了一個完滿的歸宿,作為后代,他們感到滿足、欣慰。可以相信,倘若地下有知,趙文毅烈士也會含笑九泉。

    隨著悼念烈士的人群,我緩緩地走了過去,與烈士的遺屬一一握手、并向他們轉達了對染恙臥床的劉老的良好祝愿。當我離開陵園,踏上歸途之際,耳畔仿佛聽到天籟之聲:

    國家,永遠不會忘記為其拋頭顱、灑熱血的英烈!

    人民,時刻緬懷使其翻身解放而捐軀的共產黨人!(戎新宇)

      建龍鋼鐵  江蘇永鋼  河北鋼鐵  唐鋼  包鋼  柳鋼  酒鋼  南鋼  萊鋼  沙鋼  濟鋼  馬鋼  太鋼  本鋼  攀鋼  首鋼  鞍鋼  武鋼  寶鋼 
     
    Copyright ©2010-2012 安陽鋼鐵集團公司 版權所有 豫ICP備05003857號-1
    地址:河南省安陽市殷都區 郵編:455000 電話:0372-3120114 3121261(銷售公司)
    備案查詢地址
     
    人人色黄色综合网,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卡,成 人 福利 免费 视频在线观看,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